马来西亚佛教总会

Malaysian Buddhist Association

Wednesday
Aug 21st
Text size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页 马佛总会分支会,团体 雪兰莪/吉隆坡 雪兰莪尊胜佛学会 - 《楞严经》 研讨营

雪兰莪尊胜佛学会 - 《楞严经》 研讨营

Print PDF
Article Index
雪兰莪尊胜佛学会
理事会
活动表
《楞严经》 研讨营
照 片
联 系
All Pages


《楞严经》 研讨营

《雪兰莪尊胜佛学会》于2003年4月19日至27日在金马仑万佛寺举办了一项《楞严经》 研讨营 。此研讨营的宗旨在于通过系统性之研讨方法,学习《楞严经》的教理,令正法久住,并且希望培训专弘《楞严经》、德学兼优的人才。
为期8天的《楞严经》研讨营 ,一共有27人参加,众学员之中有3位医生、3位会计师 、 2位老师 ,年纪超过60者有4位。其中一位同修张顺祯 ,千里迢迢不辞劳苦,特意从澳洲专程回来参加此次研讨 ,其精神令人钦佩及肃然起敬。最难得的是有3位法师也来参与其盛,其中一位来自台湾。

此 研讨会的举办 ,是希望引导学员如何研读 《大佛顶首楞严经 》,按图索骥 ,以期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学者若能在短时间内,清楚了解 《楞严经》,按照经典中25位圣者所指示的方法, 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法门去修学,就能明心见性,修道成佛。 这是—部佛陀亲述的宝典, 讲师们向学员闸述此经如何从印度传至中国的历史沿苹以及凡夫应 如何修学,才能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学 员们每天早上8时上课至晚上10时半,除了早晚课和三餐用膳的时间外,学员们就仅专注于上 课听讲 。《楞严经》并不像其他经典一般令人易于理解和消化, 举例说 “十番显见 ” 这— 科,就得多在心思才能了解, 难能可贵的是讲师们都十分有耐心地向学员解释 ,直至学员明白为止。

最令学员们敬佩的是讲师们把经中深奥的部分, 层次分明、主次有序的, 编成结构表、格表、流程表和插图 ,甚至分成粗表和细表等,以期让学员更容易理解。
以郑水吉居十和廖咏芬医生为首的《尊胜佛学会》和《双威学院佛学会》师生们,任劳任怨地历经5个春秋,熟读和研究了交光法师和圆瑛法师对《楞严经》的诠释,再结合圆香居十的《语体文楞严经》,才编成这部《楞严经新表解》。

《楞严经新表解》以现代化、系统化、生动化山提纲,将《楞严经》的奥义般若,深入浅出地呈现出来,也为开启楞严宝典提供了一把钥匙。研读这部《新表解》有助于现代忙碌的学佛子弟,突破楞严深广的义理及文字的难关,期使他们在短时间内,对楞严真义了然心目。
这 8 天的研讨营,就是以此《新表解》为教材,以现代化的授课方式,去弘扬正法眼藏。此研讨会之所以独特,除了讲师们的慈悲心和苫心外,也鼓励师生之间瓦动交 流。无论是否初学者,只要虚怀若谷,放下数日老老实实地来聆听此经,必定获益匪浅,至少在八识田中种下菩提种子,生生世世将能受益。

《楞严经》明确的阐述凡夫如何修行成佛,修学者的知见和方法必须正确。真正发心修行的人,当他们精进到一定程度时,或多或少会遇到某种障碍及考验。譬如行者在 禅定中所出现种种境像,如穿墙透壁、能知过去未来等事。若此修行人未曾熟读《楞严经》,很可能在修学半途中就着了相,执着神通而陷入魔境;有些人参加了数 日的静坐课程后,就闭门造车的盲修瞎练,加上没有良师来指导,一味白以为是。而另一些贪求神通感应者,则常常追随和供养自称是某佛菩萨转世再来的酒肉邪 师,这都是认贼为子,白堕火坑,损法财、伤慧命,何等危险 !

此经犹如照妖镜一般,把妖魔鬼怪的行为都照得清清楚楚。因此在众多邪师邪法的末法时代,更应在世界各地经常举行类似的《楞严经》研讨会,以让更多的人听闻这部宝典。熟读《楞严经》的内容之后,修行者在修学过程中遇到任何境界,也就能自行辨认其真伪,而不会误入歧途。
《楞严经》的真知灼见不仅对信佛者有说不尽的利益,即使对一般的学者也是一门高深智慧的学科。中国物理学家尤智表在《一个科学者对研究佛经的报告》中,极力地称赞此经是非常合乎当代科学的。

毋怪祖师大德说:“自读首楞严,从此不尝人间糟糠味”。此经在佛门中有较特殊的地位,为教内各宗各派共同珍重,内容博大精深,包罗了禅、净、律、密、教诸宗的修证法门和理论,详细讲述了世界的成坏、众生升沉轮替的因缘,以及真妄、邪正的辨识等等。
晋入尾声时刻,众多位学员在现场回馈他们的修学感想时,都感动得泪流满脸。一灯能照千年暗,可能这就是佛陀的智慧之光,把学员过去朦胧混沌的心扉部照亮了,而不禁流下感恩之泪。

祖师大德说:“楞严兴,佛法兴;楞严灭,佛法灭”,此话实是金五良言,因此研读、了解和弘扬《楞严经》可说是末法时期佛教界的当务之急。
 
文 / 圆圆 图片/ 取至同期 杂志
摘自于《普 门 》第 43 期

 



Last Updated ( Monday, 15 March 2010 12:27 )  
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