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佛教总会

Malaysian Buddhist Association

Friday
May 25th
Text size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页 马佛总会分支会,团体 柔佛 居銮大宝法王噶玛巴佛学中心

居銮大宝法王噶玛巴佛学中心

Print PDF
Article Index
居銮大宝法王噶玛巴佛学中心
联 系
All Pages

      
缘 起 简 介

噶 玛巴在照片背面盖上两只拇指印,为中心命名「大宝法王噶玛巴佛学中心」,并对泰鍚度仁波切说,有一天他会走出印度,到国外弘法……。从吉隆坡驱车南下居 銮,约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就抵达大宝法王噶玛巴佛学中心(Karma Drubgyu Choeling Kluang)。
三层楼高的宏伟建筑物外,七色彩旗随风飘扬。

我们进入大殿,礼佛后静候佛学中心主席黄秀英的到来。只见大殿正中安奉著庄严的释迦牟尼佛。这尊请自泰国的13尺高佛像,经过粘贴金箔后显得金碧辉煌,佛 像左右两侧分别是泰鍚度仁波切及第十七世大宝法王的法相,两旁供有千尊八寸高释迦牟尼佛,「砌」成两面「佛壁」。「这千尊佛有待供养。」接待我们的张金荣 说。
黄秀英向我们提及中心的成立缘起时说,她和一班佛友是於1985年有缘得到泰鍚度仁波切、嘉察仁波切、蒋贡康楚仁波切的感召,发愿成立大宝法王噶玛巴佛学中心。

1985年,大宝法王的四法子嘉察仁波切来马,由黄秀英接待。一天,嘉察仁波切路过被废置的现址,若有所思。黄秀英回忆说:「当天下著雨,仁波切撑著伞,边走在废墟边问:『这块地可否捐给噶玛噶举?』」

该地段乃黄秀英家族的产业,因为被烧成废墟,一直搁置著。黄秀英后来取得母亲允许,捐出该段约一万方尺的土地,作为兴建道场之用。
「第十六世大宝法王於1981年圆寂后,历经八年,仍未找到其转世灵童,不过,泰鍚度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及蒋贡康楚仁波切三大法子很肯定说,噶玛巴一定会回来!於是,我们遵照三大法子的旨意,成立居銮大宝法王噶玛巴佛学中心,以期接引信众研修佛法,同时推广弘法工作。」

1990年6月3号,泰鍚度仁波切一行16人来马为中心举行动土礼。当天,喇嘛们在地上画出「地母」像,由水狗年出生的男信徒动土,接著轮到黄秀英动土。 仪式结束时,时值中午12点时分,艳阳高照,竟显现彩虹瑞象。同年7月14号,蒋贡康楚仁波切来到居銮大宝法王噶玛巴佛学中心举行装藏典礼及放生仪式。中 午时分诵经完毕,天即降甘露。未几,蒋贡康楚仁波切在寻访转世灵童途中,於1992年4月意外往生。
筹建委员会紧接著於1991年举办千人素食宴,筹获20多万,做为首期建筑基金。

1994年,泰鍚度仁波切带著地母的照片拜见大宝法王,九岁的噶玛巴看后在照片背面盖上两只拇指印,为中心命名「大宝法王葛玛巴佛学中心」,并对泰鍚度仁波切说,有一天他会走出印度,到国外弘法,至於什么时候就未提及。
历经10年重重障碍,在委员们及佛友的鼎力扩持下,佛学中心终於有了今天的面貌。

黄秀英特别感激许福祥、任启华、王美凤等大德,以及七彩地砖、友福地砖、强艺玻璃等团体发心扩持。她透露,筹募庞大经费是中心面对的最大困难。「我们曾请 示泰鍚度仁波切,仁波切劝谓,寺院的建筑不急在一时,如来事业,10年、20年、30年,永远也做不完。只能默默耕耘,当下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目 前,该中心冀望以西藏传统细腻和色彩艳丽的彩绘配合花边木雕加以装修,「只是彩绘工程耗时,经费有限,加上礼请印度的喇嘛,长时间签证不易办到,故迟迟未 能展开。」黄秀英亦写信;泰鍚度仁波切请示噶玛巴,希望未来委派一位懂中文的喇嘛常住中心,届时将会是信众们最大的福祉。

 


  

 



Last Updated ( Wednesday, 06 January 2010 10:41 )  
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