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佛教总会

Malaysian Buddhist Association

Tuesday
Mar 19th
Text size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1972年

Print PDF
Article Index
1972年
忠告拍制《牛鬼蛇神》影片商邵氏原函
All Pages

关於佛教的影片
大马影片检查局主任致
大马佛总主席金明法师函(译文)

敬启者:
一九七六年六月廿三日蒙台端驾临会晤,讨论有关佛教的影片,那次的会谈,使我们双方都得益不少!特此奉告台端有关我国影片检查的情形与办法。

关於台端所指示的影片,我非常感激台端给予合作!本局当尽所能,检查有关佛教的影片;所有影片,皆须受本局之检查,而本局执行检查工作人员在检查影片时,一定要特别留意有关佛教剧情之影片。

如有损害佛教声誉的影片,请台端预先通知本局,以便本局於进行检查影片时,更加留意。本局执行检查工作人员在执行工作时,当了解台端所欲纠正的剧情。倘若 台端对於影片有任何意见,可迳来通知本局;而且希望台端时常与本局联络,俾本局工作能圆满顺利地进行。

此致
马来西亚佛教总会主席金明法师
马来西亚影片检查局主任
阿都拉曼西努

一九七六年六月廿九日

大马佛总主席金明法师上

大马影片检查局主

--有关佛教影片--

敬启者:忆一九七六年六月廿三日曾於国家影片检查局与钧长会谈,讨论有关佛教的影片,恍然如昨。旋於一九七六年六月廿九日蒙钧长惠函,提及那次会谈,钧长 曾谓:"那次的会谈,使我们双方都得益不少!"关於这点,我实在也有同感。特别使我感到快慰的,是钧长曾於函中,答应我说:"本局当尽所能,检查有关佛教 的影片,所有影片,皆须受本局之检查,而本局执行检查工作人员在检查影片时,一定要特别留意有关佛教剧情之影片。"我得到钧长这种保证,衷心感激不已!

我还记得,在那次会谈时,我曾重新提及我於一九七六年四月六日给钧长的函中我的意见说:"我国乃一多元种族多元宗教之社会,宗教既为我国人民所信仰,宗教 的形象,实不容被破坏;如果侮辱某种宗教的影片在我国各地放映,势必引起教徒的普遍愤懑!另一方面,一般人民对宗教若存恶劣的印象,失去了对宗教的信心, 则易变成无宗教信仰者,而共产主义与不良份子,极可能乘机而诱惑之。所以,我们坚信任何宗教的形象,绝对不能被破坏!"钧长对於我的这些意见,表示赞同! 由此可见宗教的尊严,在我国应被重视,这是我们一致的意见。

今天我写这封信给钧长,是要表示我对钧长给予合作的感谢,同时,也要告诉钧长最近香港有几部破坏佛教影片的拍制。

首先,让我诚恳地奉告钧长:佛教这一个宗教的结构,是由三个成份组成的;那三个成份呢?一、佛(佛陀),二、法(达摩),三、僧(僧伽);信仰佛教的人, 称佛、法、僧为三宝--这三种都是世界上的宝贵而应被尊重的。所以在这三部份中,任何一部份被侮辱、诬蔑、破坏,都被视为是侮辱、诬蔑、破坏整个佛教的。 例如在影片中,佛像(不论是用木头、石头雕刻的),或用泥土塑成的,或用纸画成的被人亵渎或破坏,这当然是显明的破坏信教就是佛教的经书(达摩)被人亵渎 或毁坏,或佛经里的道理被人歪曲或嘲弄,也是破坏佛教。至於僧(僧伽),就是和尚(男),也包括尼姑(女);和尚与尼姑,是传播佛法的佛教教士,是主持佛 教的重要人物,他们代表着佛教,为一般信仰佛教的社会人士所尊重;如果在影片中,佛教的和尚或尼姑被侮辱、诬蔑,也就是严重地破坏了佛教的尊严。这些侮 辱、诬蔑与破坏佛教的情节,如果不幸在我国戏院的银幕上出现,势将引起佛教徒的公愤!

我从有关方面获得消息,香港最近曾有拍摄下列几部侮辱僧尼亵渎佛教的影片,有的业已出笼,有的即将杀青;钧长曾於一九七六年六月廿九日给我的函中说:"如 有损害佛教声誉的影片,请台端预先通知本局,以便本局於进行检查影片时,更加留意。"这几部侮辱僧尼亵渎佛教的影片是:

一、邵氏公司的《风花雪月》英文片名为"MOODs OF LOVE"--李翰祥导演,这部片包
括两段故事,其中一段故事,叫"月明和尚渡柳翠",由余莎莉、岳华和姜南主演,描述一个叫"玉通禅师",戒行庄严,道心坚固,虽然修行多年,在佛教中有了 崇高的地位,终於被一个叫红莲的妓女(由肉弹余莎莉饰)诱惑,破了色戒,那平常的和尚,更不必说了!这是大大的诬蔑了佛教。

二、邵氏公司的《吃喝嫖赌》--李翰祥导演,脱星邵音音主演,这部片在描述"嫖"女人时,推出海、陆、空三种女人:"海"上的女人是艇妹,"陆"上的女人 是应召女郎,至於"空",并不是空中小姐,而是剃光头顶上空空如也的尼姑,这会使人意会到外表恬静斯文的尼姑,在暗地里竟是偷偷地过着妓女般的生活;这种 想入非非的编剧,实是故意侮辱与毒害佛教的。

三、嘉禾公司的《破戒》--这部片也是由脱星邵音音主演的,邵音音在《破》片中,饰演一位风流浪漫的尼姑,大卖风骚,破了色戒,也是一部严重地诬蔑佛教的影片。

这三部都是侮辱僧尼亵渎佛教的影片,敬请贵检查局留意检查,禁止进入我国放映。

除了上述三部亵渎佛教的影片之外,闻在香港与台湾正在计划要拍摄的影片中,也有几部是与佛教有关的,可能剧情也有亵渎到佛教,这要请贵检查局执行检查工作人员於检查香港与台湾的新片时,特别注意之。

例如:香港有一部由楚原编导岳华主演的《楚留香》(又名《风流侠盗楚留香》,又名"盗帅",又名"阴姬"),其中便有一位叫"无花和尚"(岳华饰)的僧人出场,当然是与佛教有关的。

尤有进者,上述各部影片的名称乃根据目前在香港拍制时所定的片名,有些影片於申请进入我国放映时,却改换了片名;例如:香港协利公司曾经拍摄一部由脱星林 建明主演的《社女》,在香港、在泰国等地都用《社女》的片名,旋在新加坡申请入囗,也用《社女》的片名,不料被新加坡政府因某种原因禁止,不准入囗;後来 申请入我国时,便摇身一变,改名为《光头蓓蒂》,卒於获准入囗。又如目前在我国放映荣华机构出品恬妮与邵音音主演的一部偷情影片,在香港原来的片名是《官 人!我要》,但其申请入我国时,却改换为《冤枉啊!大人》。所以,我恐上述各片的片商取巧,改换片名申请入囗,特别在此提及, 贵局检查影片工作人员注意 及之!

此致
马来西亚影片检查局主任阿都拉曼西努先生
马来西亚佛教总会
主席:释金明
一九七七年一月十五日
本给:
(一)陈吉才先生
(二)亨利先生

香港佛联会长觉光法师致
大马佛总主席金明法师 

敬 启者:香港近日上映邵氏影片公司摄制李翰祥编导之《风花雪月》英文名为《MOODS OF LOVE》一片,以色情内容,虚托描述佛门高僧为色破戒,亵渎佛教,可称至极!香港佛教同人无不大动公愤,纷纷要求本会采取应付行动。本会除经立即向香港 政府电影检查处取缔,及重申以前历次声明,要求对此类亵渎佛教之电影加以制裁,此外特持十万火急,通函各地佛教团体,请即在各地向当地政府
请求制止该片进囗及在各该地禁止放映,素知贵会诸公对电影亵渎佛教之动向久已慎密注视,谨特专函奉达察照,敬希即在贵地进行禁制入囗及上映办法,或设法制 裁,以免奸小伺机得逞;并祈时赐消息,加强联络,共为声援,实至盼祷。

谨致
马来西亚佛教总会金明法师
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释觉光

一九七七年一月五日

大马佛总主席金明法师覆
香港佛联会长觉光法师函

觉光法师:
在新加坡"亚洲宗教和平会议"聚首数日,别後光阴荏苒,阳历年就来了,彼此都在忙中度过。本月中旬收到由槟转来贵会一月五日发出的信,获悉邵氏《风花雪 月》亵渎佛教的影片在香港上映,激起香港佛教同人的公愤!贵会取缔,一边此事通函各地佛教团体,俾各地迅即设法制止,这是明智的措施与果断的行动。

在马来西亚,我早就注意到这部影片的计划与拍摄了。邵氏的金牌大导演李翰祥,前年害了一场大病,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时期,去年春复出时,就开始拍《风花雪 月》和《拈花惹草》;李翰祥的片子,大都是贩卖色情的,从这两部影片的片名,也可以知道他卖的是甚麽货色了。不过《风》片有没有涉及佛教,还没有迹象显 示,我祗是在注意罢了。

到了去年六月,我从报章上得到消息:邵氏李翰祥的《风花雪月》,正在拍摄最後一段戏《大庙》;该报并且登出一张照片:《风》片的男主角岳华弟了光头,扮一 个和尚,女主角脱星余莎莉则大卖风骚地站在扮和尚的岳华身旁,据说这张是《风》片的造型照。《风》片涉及佛教,至此可以断定,而且从脱星余莎莉的表情看, 显然这片在描写女人诱惑和尚,这是可以推想而知的,不过演的究竟是甚麽故事?还不知道,我还在注意。

本年一月初--贵会的函未到之前,《风》片的"闷葫芦"终於打破了,我从报上获悉,原来《风花雪月》这一部片,包括两段故事,一段由余莎莉、岳华和姜南主 演的,是"月明和尚度柳翠";这故事我从十多岁时就知道了,他骗不过我;李翰祥为了要特别强调色情引诱的演出,把原来的故事更改;举个例说:诱惑"玉通禅 师"破戒的女人,本来是府尹柳宣教的婢女,叫做"冰莲";李翰祥把它改做一个妓女,叫做"红莲",柳宣教买通了她,叫她去引诱"玉通禅师",破了她的色 戒。编导之所以要这样改变,他的居心是不难测度的,不过在这里,我还不想揭穿他狰狞的面目与邪恶的居心。

制片当局还大吹大擂地说:"月明和尚度柳翠",是取材自佛经的故事,这当然是可以欺骗一般社会人士的,大家都知道,中国从印度翻译来那麽多佛经,有几个人 把全部的佛经读完,所以谁也不敢否定他,说他不是取材於佛经的;但是,他为了要取信人家,接着却又说道:"故事发生在乾德三年",这样一来,狐狸的尾巴便 露出来了,显然的,这故事是取材自中国民间的小说,并不是甚麽佛经。"乾德",是宋太祖赵匡胤的年号,"乾德三年",是公元九六五年,到现在已经有一千多 年了,谁去计较那时候的事,但李翰祥为了要达到"色诱成功"与"精彩"的目的,为了要迎合观众的低级趣味;更为了要使观众的眼睛吃冰淇淋,却煞有介事地指 导余莎莉作与平常截然不同的化妆(余莎莉平常惯用的眼睫毛亦被放弃使用),教余莎莉如何使出浑身解数,去挑逗、诱惑"玉通禅师"。-
-这消息是记者透露的。

我知道了《风》片的故事以後,就写信给大马影片检查局,指出《风》片剧情诬蔑佛教,请该局注意检查,禁止该片在大马放映。

为了要更进一步了解这部亵渎佛教的《风》片,我请法师帮我两个忙:一、《风》片既已在香港上映,大概制片当局会派发"街招"之类的宣传品,而其中一定有" 本事"的说明,请法师找一两份有说明"本事"的宣传品寄来。二、在港一定有佛教徒看过《风》片,请法师找一位教友写一篇报告,将该片演出的过程以及其间亵 渎佛教的情节较详细地叙述出来。假使有必要的话,我想写篇《风》片的评述,将"月明和尚度柳翠"的本来故事与《风》片中的改编剧情对比,比较具体地揭出 《风》片编导者改编本剧的邪恶居心与狰狞面目。

香港近来拍摄亵渎佛教的影片,除了上述《风花雪月》一部以外,还有两部:

一、《吃喝嫖赌》--邵氏公司拍摄,李翰祥导演,肉弹邵音音主演;这部片在描述"嫖"女人时,推出海、陆、空三种女人,"海"上的女人是艇妹,"陆"上的 女人是应召女郎,至於"空",并不是空中小姐,而是空门中剃了光头顶上空空如也的尼姑。这片的编导,真是想入非非了!他使人看了这片,会意想到佛门中那些 外表恬静斯文的尼姑,原来暗地里都在偷偷地过着妓女般的生活,这是多麽阴险,多麽恶毒地侮辱佛教 !

二、《破戒》--嘉禾公司拍摄,肉弹邵音音主演;顾名思义,这部影片的内容就是要侮辱佛教的;肉弹邵音音在这片中,竟扮演一位风流浪漫的尼姑,大卖风骚,破了色戒,诬蔑佛教,莫此为甚!

这两部与《风》片同属亵渎佛教的影片,不是已经杀青,也就快要出笼了,请法师在港注意调查,最好能在它未上映之前,或最迟於试片的时候,查出它的详细剧 情,尽快采取行动,一边进行向港电检处要求取缔,一边将该片的详细剧情通函各地佛教团体,以便设法制止之。

在香港邵氏还有一部影片,也要注意,那就是由楚原执导、岳华主演的《楚留香》(又名《风流侠盗楚流香》,又名《盗帅》,又名《阴姬》),因为在这部影片 中,有一位"无花和尚"的僧人出场,当然也就与佛教有关了。尤其是"无花和尚"被描述为"佛囗蛇心"。

此外,有鉴於李翰祥的《风花雪月》和《吃喝嫖赌》的风月片里,已经证明都有和尚,尼姑的份儿,他与上述两片同时拍的《拈花惹草》、《骗财骗色》和《艳异 录》等几部风月片,谁敢担保它不会有和尚、尼姑在内?这也必须要加以注意的。

还有,去年六月下旬,从香港传出一个消息,说李翰祥计划拍一段佛门的故事,但是恐怕影响了佛门的清誉,所以犹豫不决。记者听邵音音透露了这个秘密,就跑去 问李翰祥:"究竟是否已放弃拍摄那段佛门的故事?"李翰祥表示:"还没有决定。"这个所谓恐怕影响了佛门的清誉的故事,我猜不是指"月明和尚度柳翠"的故 事,在去年六月初旬已拍完最後一段戏《大庙》,到了去年六月下旬还未决定的,显然不是指"明月和尚度柳翠"了;那麽,连李翰祥都认为"恐怕影响了佛门的清 誉"的佛门故事,其内容"咸湿"的程度与侮辱佛教的程度,可想而知了,这也是一件不得不注意的事。

还有一个秘密的消息,去年在这里的报章揭露:"香港某公司正在秘密进行拍摄一部《火烧红莲寺》,和一部《至善禅师三游南粤记》;《火》片是严重破坏佛教 的,这是毫无疑问的;《至》片则内容未悉,但其决定与佛教有关。这一消息,也要使我们提高警惕!

拍电影,目的在赚钱,这是简单不过的现实。我们知道这个现实,如果各地佛教团体能够为了维护佛教,认真来办理制止侮辱佛教影片的事,我想辱佛影片是不难敛迹的。

举个例说:邵氏大导演李翰祥在前年还没有生病之前,曾开始拍《南朝金粉》,这是一部描述中国娼妓历史的影片,拍了一部份,就病倒了;去年春复出後,先拍 《风花雪月》和《拈花惹草》,打算这两部风月片完成後,就续拍《南朝金粉》;後来看到协利公司的《肉蒲团》卖座好,赚到很多钱,眼睛红起来,跟邵老板商量 的结果,决定不拍:《南朝金粉》,改拍《内蒲团》,在马来西亚有一家报章标题说:《南朝金粉》胎死腹中,李翰祥改拍《肉蒲团》。这是一篇香港的通讯,据报 导说:李翰祥所以放弃拍摄《南朝金粉》,主要原因,乃与票房有关,李翰祥曾经考虑到此片的卖座问题,因此,决定改拍另一部比较有噱头的电影,故事内容,系 取材於中国的禁书《肉蒲团》。李翰祥说:虽然较早时香港已有一部名为《肉蒲团》的电影放映过,但是,与他所开拍的新片,完全不一样,他所拍的《肉蒲团》, 乃真本戏目。新片的女主角,全部以日本的女星上阵,李翰祥已先後选中了日本十位出色的肉弹,而且已去电通知她们,要她们随时准备前来香港演出。从这段新闻 的报导,可以看到李翰祥不但决定拍《肉蒲团》,而且已积极筹备开拍的工作了。

可是协利公司拍摄《肉蒲团》,我早就注意到了,去年二月二十日我曾给法师的函中,也有提到;当协利公司的《肉蒲团》未申请入大马前,我曾上函大马影片检查 局,详述该片侮辱佛教的内容,要求禁止入大马放映;果然协利的《肉》片不久就来申请入囗,大马影片检查局检查结果,禁止其入囗。去年三月十六日我到大马影 片检查局,该局负责人告诉我:"《肉》片已遭禁止入囗"。我回到马六甲後,当天晚上就以电话将详情告诉新加坡佛教总会总务常凯法师。第二天晚上,常凯法师 来电告诉我,新加坡政府已经拒绝协利公司的《肉》片入囗放映。

协利公司的《肉蒲团》在大马"碰钉",在新加坡又"撞板"的消息传到香港後,邵氏公司的李翰祥马上改变主意了。不到一星期,大马报章用大字标题登出:"卖 埠有问题,李翰祥放弃拍《肉蒲团》"。那段新闻说:"较早时,李翰祥曾经有意要搬出古本禁书《肉蒲团》将之拍成电影;可是,李翰祥现在又改变了主意,决定 暂时放弃拍摄。据李翰祥说:主要原因,是外埠的版权问题。他对记者说:除了香港、日本……之外,其他地方都不可能有机会获准放映。"

俗语说:"亏本的生意没人做",其实,不但亏本,就是没赚,甚至少赚,也就引不起片商的兴趣,鼓不起片商的"热忱"了,李翰祥对记者解释不拍《肉蒲团》的原因时说:"所拍的戏,虽不至於亏本,可是,仍然化算不来。"

目前华语片的拍制,主要在香港,其次则为台湾,要使亵渎佛教的影片敛迹,香港与台湾的教内缁素大德,真是任重道远,要大发菩提心了!

匆此致意,敬祝
教安!
一九七七年一月廿二日
金明谨覆

大马金明法师致台湾星云法师函

星云法师:
韶华易逝,转瞬间阳历年已溜过去了;不旋踵间,阴历年也将接着来临;时间,像上月球的火箭般的迅速飞逝,绝不为忙得不可开交的人稍留片刻,难怪人家说"岁月无情" !

我每天都在忙中过活,但从"觉世"的透露,法师为发展佛光山,每天的忙碌,可能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唯其如此,我们音讯鲜通了。

近来香港与台湾,时常有诬蔑佛教的影片拍制,本月初,香港邵氏公司有一部《风花雪月》影片在港上映,因剧情亵渎佛教,激起香港佛教同人的公愤!

觉光法师曾为此通函各地佛教团体,台湾方面,谅中国佛教会也曾收到此函;我在回给觉光法师函中,曾提及我对防止港台片商拍制侮辱佛教影片的一些意见,兹将 该函附上,相人与法师就此事交换意见。同时,我知道台湾最近拍制的影片,至少有下列两部与佛教有关:

一、《阿弥陀佛》--这是一部由徐增宏执导,打仔小生陈惠敏叁加演出的影片;这部片从去年就开始拍摄,到现在可能已经杀青,要不然的话,也是快要出笼了。

二、《十三女尼》--这是一部由张美君执导,张如玉、韩湘琴等主演的影片;在这部片中,有十三位尼姑出场,除女星张如玉已答应剃光了头发演尼姑外,制片当 局为了要拍这部片,已公开招考新人,据谓在二百多名报名应徵者中,已选定了六位女星,准备在这部片中扮演尼姑。导致表示:"至於不足的另六位女尼,正在积 极找寻中;如果实在无人愿牺牲头发,将邀请'真尼姑'演出。"这部片决定在一月底开镜。

以上两部影片,都与佛教有关,但其剧情如何?是否有亵渎佛教?则不得而知;

法师慈悲设法调查,惠函告我为盼!

在大马的报章上,报导香港影片的消息比较多,台湾影片的消息则比较少;所以,在台湾如有拍摄有伤害佛教的影片,望 法师尽快告诉我,以便设法制止,功德无量!

为了要给法师明了此间防止侮辱佛教影片的工作情形,随函附上我与大马影片检查局的来往函,及我与觉光法师的来往函,到请慧●!

谨此拜渎,并颂
教祺!
一九七七年一月廿五日 金明作礼


摘自《无尽灯》第七十五期,一九七二年春季出版

 



Last Updated ( Friday, 07 August 2009 16:29 )  
Banner